善知识噶桑达吉大师

1.jpg

 松潘县有十三座分支寺院,五个大寺院,全是本教的。而小西天尕咪寺是其中最大的本教寺院,也是上述十八座寺院共同组成的本教佛学院。它位于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境内,其下设有三个学院,分别为讲学院、禅修院、文学院。噶桑达吉大师自从创立了这所松潘、九寨沟、若尔盖等地区本教各大寺院可以一起共修的佛学院后,松潘县所有寺院都到此处学习本教文化,该学院已成为本教文化的传播中心。大家很容易把小西天尕咪寺跟尕咪寺理解为同一个寺院,其实尕咪寺是本教五大寺院之一,小西天尕咪寺则是松潘本教的所有寺院公用的学习之处。

松潘县环境优雅,风景优美,清清的河水流淌在大地的每个角落,绿色草滩庄严着大地,高峰巍峨,蓝天白云。松潘乃苏吡即女儿国之首,是嘉绒文化发展之中心地、象雄文化的第二个发展基地。此处有很多本教寺院、名山,包括风景优美的黄龙、九寨沟等旅游景点。松潘地区辈出过很多人才,如现今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五大法王之一曼日法王、著名藏学家卡尔米桑旦坚参、格西尊朱共佩大师、善知识仲让巴大师、格西噶桑达吉大师等,很多能人都出身于松潘县境内。

噶桑达吉大师既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格西即善知识,也是一名藏文化、藏传佛教的藏学研究专家。他创立了松潘县小西天尕咪寺佛学院,栽培了很多弟子,弘扬以本教文化为代表的象雄文化。大师具有非常丰富的实修经验,以及坚持不懈的毅力和耐心,和坚决不放弃利益众生、弘扬正法之坚固信心。很久以前我就认识很多大师的弟子,对大师的弘法利生等伟大精神也早有耳闻。后来,我又认识了喜马拉雅网站(藏文版)的创始人日庞慈丹,松潘县佛教协会会长、松潘县政协副主席、松潘郎依寺住持阿旺活佛,九寨沟佛教协会会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奔卡嘎桑仁静,小西天尕咪寺佛学院现任院长纳玛泽仁堪布等大师的很多弟子,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很多有关大师的弘法、修行等的信息。再后来,我有幸拜读了大师的作品,同时见到很多有关大师的简介,使我有勇气撰写大师的传记。但如此优秀的高僧大德之毕生经历和成长,非我等凡人能说清,我所说的只是我所了解到的很少部分,在此分享给大家,若有说错、未说完整、不清楚之处,还望见谅。

1、大师诞生

一个人能否成为一名有用之才,能否健康顺利的成长,完全取决于他的家教或家的和睦气氛。所谓的家就是父母的爱、温情与和睦,就是夫妻恩爱,给孩子带来的温暖、安全之环境。这样的家庭氛围才能培育出大师那样的优秀人才。据说大师的父母很和睦,乐于行善、助人,心地善良,这也是噶桑达吉成为大师、大德的重要因素。

噶桑达吉大师出生于公元1926年,就是在夏匝巴大师、著名虹化者达瓦扎巴大师的下半生时期。大师与曼日法王、格西尊朱共佩、卡尔美桑旦嘉措都是同一个时代之人。在康巴地区有一处风景优美、清静舒畅的景区叫黄龙山;黄龙山的山脚有一座本教古寺名叫林波寺;林波寺附近约有四百多户村民,上万名本教信徒。离寺院不远(即今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黄龙景区林波寺附近)有一个村子叫阿东仲崇村,全村都是本教信徒,也是藏传佛教之爱好者。阿东仲崇村有一户非常和睦、乐于行善的家族叫中宋家族(仙人家族),即是大师的家族。大师的父亲名为嘉颇珠,是一位为人正直、大气、大度、大慈之善者;大师的母亲名嘉门,是一位心怀仁慈,心地善良,乐于行善的慈母。这样优秀的双亲才能创造和谐、和睦的气氛。他的出生、成长是松潘乃至整个康巴地区的福分,因为大师的不断努力,小西天尕咪寺佛学院才得以诞生和发展。松潘是嘉绒的一部分,也是苏吡即女儿国的重要之地,当时的嘉绒包含今天的马尔康、黑水、小金、大金、丹巴、松潘、九寨沟、汶川、理县、九寨沟、甘肃的迭部、觉尼、若尔盖的部分地区、南平等地区。据史料考证:乾隆朝之前,那里的人都是本教信徒,遍地都是本教寺院和圣山,但当乾隆与嘉绒发生战争后,这些地区都被篡改为格鲁派。松潘之所以目前都还有本教寺院和信徒,是因为他们当时改教改到快到如今松潘县境内时,内部突然发生变故,改教的人当场死亡,改教一事也因此停止。

2、拜师求学,提升自己

噶桑达吉大师自幼天资聪慧,心地善良,乐于行善积德,助人为乐,天生具备很多善知识的特点。当时机成熟后,大师拜著名大圆满上师仁帮活佛——西饶朗嘉活佛为师,在其座前领受沙弥戒(二十五戒),法名噶桑达吉。自那起,噶桑达吉四个字就刻在了藏传各大教派的名册史记中,很多人都以他为修行之榜样。其后,大师在恩师仁帮活佛座前逐步学习藏文诵读、拼写、解答意义等基本常识,很快掌握了学习技巧,奠定了修行、学佛、学习知识之基础。大师在自己师父处特意学习夏匝巴大师的五大宝藏——法藏宝库、经理宝库、虚空藏、明空宝藏、格言宝藏,对其作了深入闻思和研究,精进修持,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大师还在这位师父座前接受很多灌顶、传承和言教,包括美日本尊、五胜本尊、母续四灌顶、佛集灌顶、大悲佛母、本教十二仪轨、四部耳传大圆满等的灌顶、传承与言教。当时大师在恩师仁帮活佛处学习本教各大经典,造诣精深,深得恩师的欢喜和认可。恩师让噶桑达吉大师继任自己的法座,担任弘法利生一职,成为师父的得意门生。自那起,大师常对弟子说:“僧人的职业是服务行业,僧人的工作是弘法利生,僧人的服务对象乃芸芸众生。我们弘法是为了利生,如果我们利益不了大众,弘法就成了垃圾。”

大师依上师的指令,前往阿坝若尔盖潘曲的桑珠寺,拜桑珠寺禅修院堪布雍仲登巴为师。在其处深造了两年,此时大师再次温习夏匝巴大师的各大经典,很快掌握其内容,修行、学习都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大师在桑珠寺的堪布处受夏匝巴大师各经典的灌顶、传承和言教,完全继承夏匝巴大师的修行精神。当时大师对人说:“通过此次的深入学习,我对夏匝巴大师的经典有所了解,有所掌握,这也是我一点点的成长吧。”随后,大师又去了格鲁派著名寺院拉布林寺学习,拜格鲁派著名佛学博士拉穆慈诚仁波切为师,学习因明学(佛教的逻辑学)、般若部(智慧达到彼岸的最佳方法)、中观(不极端、不偏颇的见地)、《俱舍论(俱舍论就是佛教的宇宙观、人体学)》、仪律部(讲述戒律的所有经典)、《菩提道次第广论(宗喀巴大师所著的修菩提心方法)》、《土官宗派源流(是土官曲吉尼玛所著的一部讲述宗派之经)》、《章嘉宗派源流(是章嘉国师所著的一部讲述宗派源流之经)》等格鲁派各大经典,成为精通格鲁派经典的大博士。然后,大师去了西藏拉萨的哲封寺(当时格鲁派最大的三大寺院之一),拜著名善知识格西阿旺尼玛、著名医学家土丹尼玛等为师,在其处继续学习般若、宗派说、宗派源流、中观部的各大经典、菩提道次第广论及其广释,取得格西学位,深得恩师们的赞扬和认可。大师在哲封寺还学习了医学、天文学等方面的知识,成绩优异。

如今象大师这样对藏传各大教派的教义、教规、内容以及其历史有深入研究的人少之又少,所以他的传记对学佛、修行、走向无分教派的人帮助极大。所谓无分教派并不是谁覆盖谁的教派,也不是谁融入到谁的教派,而是因为每个教派的本意都是不冲突的。我们在本质上不矛盾,意义和目标不冲突的情况下,保持自己独特的教学模式和教育风格,不要失去自己的独到的方法即可。 

3、乱世中保持镇定,清净戒律 

不久后,藏地发生了四清运动,时代变迁使得各大寺院破坏严重,大师无法呆在哲封寺学习,所以前往卫藏地区,在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雍仲林寺学习了一年的时间。大师在雍仲林寺学习期间,读了雍仲林寺藏经阁所收藏的所有经典,并且对此作了详细的目录,成书《经含之目录如意宝》。随后大师又去了本教第一高级佛学院曼日寺学习,然后去了卡纳桑丹林寺院、幸仓寺等朝拜,接受各种灌顶、传承和言教。

此时此刻,大师觉得这混乱的时代,不便于寺庙修行,应该返乡,在家乡找一处清静之地好好修行。大师返乡后与母亲、家人相见,为他们传授很多修行和生活的基本常识。文革时期,由于大师在各地求学,获取格西学位,也被扣上了四类分子的帽子,在此期间受了不少苦。文革期间,大师干过木工、石匠、农民、牧民等很多工作,但他从来都是以正面的心态去对待任何事。无论遇到什么时候,大师对佛法、对因果都是坚信无疑,从未有过丝毫的偏见或犹豫。如此坚定之信仰、正确的见地,让大师走上了一条成功之路。

大师经历四清运动、民主改革、文革,时间长达十年,但他从未放弃过修行、学习的精神。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行业、站在什么样的岗位,他都把自己的心态摆正,以学习、修行的精神来看待事情,对于他来说,这都是修行的方法,所以大师的修行无处不在,上师无处不在,每个人都是他的上师。如今的很多弟子,别说经历乱世,就算师父说几句、上师训几句都不能接受,造抛弃上师或弃法之过。如果一天我们真的经历了大师所经历的这些事情,我们会以何心态对待时代和时代中的人?所以我们要向大师们学习,以他为学习、修行、做人的榜样。 

4、藏地宗教政策开放,大师回复原职

公元1980年,国家放开了藏族宗教的政策,藏地喇嘛、活佛、僧人获得信仰的自由。噶桑达吉大师乘此机会,前往阿坝夺登寺,拜夺登寺禅修院堪布索巴仁波切为师,在以堪布为主的十几位比丘者中间,领受比丘戒,取名为慈诚旦增嘉措。大师在夺登寺期间,在著名实修者索巴仁波切、尼敦彤瓦让卓等很多大德座前领受密宗、大圆满的很多灌顶、传承与言教。当时大师再次接受夏匝巴大师的全集传承,在恩师座前立誓回去后好好弘扬夏匝巴大师的修行精神。噶桑达吉大师说:“当我去夺登寺禅修院的那晚,我就梦见了夏匝巴大师。他手里拿着一部金色的经含,直接递给我说:送给您,您要把它他发扬光大。说到这里我就醒来了。”大师在夺登寺时,几乎每天晚上都梦见智慧怒母护法神,在梦里护法神用刀砍他,说:“要开您的智慧。”大家可能不知道智慧怒母是谁,智慧怒母是大圆满的护法神,也是所有护法神的总集或根本,是普贤佛母以护法身份呈现的护法者。

松潘有一座母续圣山,它是世界二十五座圣山之一,史册中称它为北方圣地夏德尔圣山——猫头鹰圣山。此圣山非常著名,利于修行。噶桑达吉大师在此处闭关三年,一边给人讲述大圆满心法,讲述修行的便利方法,一边清净自己,审视自我,修行上获得了极大的突破。当时噶桑达吉为弟子们讲授藏文修辞学(文学和诗学)、正字、三十颂、音势论(都属藏语文)、历算学、天文、历史、因明学等很多文学和哲学,栽培了数不尽的优秀弟子。大师也为弟子们传授了大圆满前行、九加行、破瓦、观阿字、指点心性、拙火气、睡梦瑜伽、辟谷、黑闭关等整套修行方法。

大师所栽培的弟子当中既有文学家又有史学家或辩证学家,这都跟因为大师的教育方法有关。这些弟子在修行、学习上都颇有进步,这是为什么呢,只能说是大师教导有方。大师又有本教大圆满的实修经验,又有格鲁派等各大教派的学习精神,以此培养优秀弟子,弘扬本教文化。 

5、大师与小西天尕咪寺

大师在圣山中呆了三年之久。这三年期间很多弟子、活佛、各寺院的堪布们再三要求大师新建一座可以让所有寺院一起学修的佛学院。松潘县有五大寺院、十三座小寺院,但他们没有共同学习、修行、提升自己的环境。当时很多弟子提到此事,大师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回到尕咪寺,在尕咪寺不远之处建立雍仲本教佛学院和禅修院,名为小西天尕咪寺佛学院或尕咪大寺。

很多人也许误认为尕咪寺就是小西天尕咪寺,其实它们两个不是一个寺院。尕咪寺是松潘五大寺院之一,而小西天尕咪寺则是这十三座小寺院和五大寺院共同成立的佛学院。它不属于某某寺院,而是所有寺院的共同学习之地。它是由松潘十三座寺院和五大寺院乃至若尔盖、九寨沟等很多寺院共同组成的佛学院。佛学院内设有禅修院、讲学院、文学院。禅修院以夏匝巴大师的禅修方法为主要学习内容。课程涵盖大圆满九加行、破瓦法、观阿字、梦瑜伽、拙火气、中阴法、轮回涅槃之法、幻身、黑闭关、辟谷修行等很多方法,六年之内学完;讲学院乃以曼日寺的学习精神为主导,学习五部大论、菩提道次第论、宗派源流、本教历史等等;文学院的学习内容为藏语文正字、三十颂、音势论、修辞学、辞藻学,提高写作、文学的素质。大师一直主持小西天尕咪寺佛学院,栽培了很多有用之才。

大师在对僧众讲述佛法的同时,也给当地群众传授心法,让人知道如何在生活中修行和学佛。大师对大众讲法时,讲修行常识、生活常识、佛学常识,所以他的讲课对群众有极大的帮助。总而言之,现今在松潘地区的本教文化发展,主要得益于大师的努力和勇敢的智慧。若非大师,松潘的本教、寺院的发展也不会有如今的辉煌。

大师弟子多如繁星,分别来自于西藏、青藏、康藏等地。主要包括如今松潘县十三座寺院、五大寺院的所有活佛、堪布、格西、喇嘛、僧人,他们都是大师的弟子,都跟大师有过师徒关系。比如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雍仲林寺的堪布西饶旦增仁波切;小西天尕咪大寺的堪布、雍仲本教联合会副会长西饶旺嘉仁波切——堪布纳玛泽仁;嘉都寺住持达瓦坚参活佛;松潘郎依寺住持、松潘县佛教协会会长郎依活佛西饶俄色坚参;林波寺著名实修者林珠旦增仁波切;江仓寺堪布慈诚巴觉大师;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协会理事、九寨沟佛教协会会长嘎桑仁静活佛;小西天尕咪寺本罗西饶慈诚;雍仲本教联合会秘书、喜马拉雅本网站的创始人日庞慈丹等很多大德。

6、大师之作略说

噶桑达吉大师不但是传授佛法、培养的弟子堪布或格西,他也是研究佛法、深入探讨、写作论文的大学者。大师写了很多经典作品,比如《本教源流鬘宝》、《藏族医学发展之史》、《因明学入门莲花开放》、《摄类学细说》、《因类学论说如意之宝》、《佛学中辩证八法》、《本教的唯识三性相略说》、《本教经含目录如意宝》、《藏语文精髓之说》、《修辞学详说》、《旧本与新本之说》、《本教与班底教之说》、《零散论文》等很多经典之作,在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如今很多佛学院都在修行、学习的教材中沿用。

大师的作品内容简单易懂,通俗直接,很有突破和新鲜感,适合于现代人学习。大师的作品对很多经典、论典都做了前所未有的阐释,而这些阐释解除了世间对本教或整个藏文化的历史的误解,纠正了很多不正的观点,树立了对藏文化、藏族历史的正确态度。

总而言之,大师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在审视自我、提升无我、弘扬佛法、利益众生上。大师从起初拜师求学、学修自我、提升无我乃至直至弘法利生,心里眼里只有别人,只有弘法利生,没有自己 

此传由三宝弟子泽絨洛吾公元2014年9月12日著于兰州黄河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