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震撼了,风雪转山路!

1.jpg
我们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万籁俱寂的黑夜里正飘飘扬扬地下着大雪。车在路上小心地行走,除了车灯前的雪花,窗外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心里忽然蹦出一段网上流传很广的诗句: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这是著名音乐家何训田《那一世》中的一句,在网上流传时,不只被讹传为仓央嘉措的情歌,还出现了好几个版本。这首诗以藏地的符号性物事为元素,用一个“情”串联,写得韵味悠长而又荡气回肠。
之所以想起这首诗,是因为又到了一年的转山时节,我们全家人正在赶往小西天尕咪总寺及小西天九鼎圣山。转山是件庄严而神圣的事情,人们需在艰难的跋涉中修行,迈着双腿,嘴里念着经文,一边为众生祈祷,一边用身体经受的磨难净化自己的灵魂。而今年的转山时节,居然连续下了几场大雪,这除了使转山路显得更加艰难,一路的风光当然也将更具魅力。

2.jpg

小西天圣山,藏语叫“夏德尔”,汉语意为“鹰鹫之墓”。相传,每当鹰隼秃鹫这类的猛禽临死之际,会不远千里飞到这座神山之巅,落下骄傲的身躯,敛神歇翅,等最后一缕呼吸散落风中后,魂魄飘升,埋骨于此。常听人说,有身手敏捷的人攀上圣山崖顶,发现到处都是白色的鸟骨,还有一些鹰隼的尸体正在慢慢腐烂。平常要是从山下路过,抬头仰望,看见错落连绵的山体上,坚硬的石头犬牙交错,重叠相依,犹如大山的铮铮铁骨,而一道道粗硬的石缝间却长满了蓊郁葱茏的柏木,给灰白的山峦增添了盎然的色彩。
小西天九鼎圣山不仅是鹰鹫之墓,还是人们的朝圣之地,山间的大小石窟里留有许多大德高僧的圣迹,每年到这里转山的人络绎不绝,而新年期间更是人流如织。

3.jpg

车只能开到卡卡沟口。下车的时候,晨曦初现,隐约能看清掌上的手纹,我们背着各自的东西开始上山。走过一座小桥,来到卡卡沟塔林,这是转山路上最壮观的景象。

进山的沟口很狭窄,高耸的山崖间拉满了五彩的经幡。经幡平常随着山风哗啦啦乱抖,此时却在雪中一片静谧。在无数经幡的映照下,一座座洁白的佛塔挨挨挤挤地随地势拉成曲折的长线,在悬崖下在飞雪中祥和静穆,犹如一个个入定了千年的修行者。

4.jpg

在佛塔间的道路边,有一股细小的温泉水,它柔软的身躯穿透坚硬的岩石,将暗红的岩石划开一道小壑,汩汩地流淌着。朝圣的人排着队,依次在泉水前蹲下身子,将温暖的泉水敬洒给神灵后,掬起水净头顶、洁额头、洗眼睛,最后再喝上一口,然后继续赶路。

5.jpg

距塔林不远的道路边的斜坡上,有几株柏树长成一团,葱郁的树下有一块神奇的大石头,叫“中阴石”。石头是中空的,里面有个曲折的洞,两边的进出口比成年人的头稍大一点,来转山的人基本都钻过这块石头,意为顺利地度过“中阴”。然而,钻“中阴石”是件让人感到忐忑的事情,因为一旦进去,双手贴在身上,无处着力,只能像条蛇那样慢慢朝前蠕动,加上洞不是直的,看不到出口,真担心被卡在里面上不去也下不来,那就无法可施了。
其实,“中阴石”的神奇之处在于它真的卡过人,而且不论胖瘦,心善者容易过,心恶者可就难说了。要是你感到怀疑,只要随便一打听,都能给你说出谁谁谁被石头卡住后,吓得赶紧忏悔自己的恶行,发誓从此改过自新才从里面爬出来是事情。就像那次,我们村里的人一起去转山,大伙儿挨着钻石头,可是一个小伙子却被卡在里面,而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他前面的近两百斤的大汉顺利地通过了,而只有一百多斤、长得精瘦的他却被石头含在嘴里不放了。大伙儿都明白这是这么回事,小伙子平常脾气暴躁,到处惹事,甚至对自己的父母也动拳头,就在几天前他还把自己的母亲给打了。刚开始大家心里都觉得报应不爽,小伙子是自作自受,活该这样,可是后来听他的哭声从石洞里瓮声瓮气地传来,又感到于心不忍,赶紧七嘴八舌地给他出招,让他忏悔,让他许愿。小伙子哭着赶紧照办,最后石头松了嘴,他终于从“中阴石”的肚子里爬出来。从此,小伙子的性格骤变,谦逊、和气、孝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当然,话又说回来,并不是所有被石头卡过的人都肯这样悔过。听说一次有人被“中阴石”卡住,他为了脱身也赶紧信誓旦旦地忏悔和许愿,可是出来后竟在柏树下大石旁拉了一泡屎,并且恶狠狠地说:“拿去吧,这是我给你还的愿,许的贡!”悲哀的是,他在当天转完山回家的路上出车祸失去了生命。
我曾经钻过一次“中阴石”。因为种种传说,尽管问心无愧,但钻的时候心里还是战战兢兢的,还好顺利通过,过后就再也没钻了。今天的雪很大,路过“中阴石”的时候,看见一拨人在柏树下晃动,我们没有停留,继续上山赶路。

6.jpg
7.jpg

转山的路途遥远,需要上上下下连续翻越三座山梁。每到一处山梁拉经幡,大伙儿就在雪中煨桑烟、撒龙达,由于飘雪的原因,转山路上的人不是很多,要是往年,山道上全是拥挤的人流。

8.jpg

圣山上有很多修身洞,时常有人在里面修行。我走在山道上,想起那次表妹独自去山上修行的事情。那是高考结束他们班开过毕业晚会回家后,她忽然说太累了,想到小西天九鼎圣山去静修几天,跟着就买了一些水、面包和饼干,带上酥油灯和熏香,穿着冬季的藏袍,背着个包独自找车去了圣山。 
三天后她回来了。她说,她到圣山后,在中间最高的山梁上找了个被香火熏得黢黑的修身洞,点上酥油灯,拨着佛珠,一直待在洞里诵经,渴了喝点水,饿了吃点干粮。她说第一天傍晚的时候,有个年迈的僧人从洞前路过,见到她后安慰说不要害怕,他就住在山顶的修身洞里,其他距此不远的几个洞里也有人修行。表妹说由于晚上一直点着酥油灯,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恐惧,而一到白天,不时有转山的人绕道过来,在洞口放一些食物和点灯的酥油,然后一言不发默默离去。表妹说她回来的时候,洞里已经堆积了很多食物和酥油,她只得找到山顶, 把东西供养给那位修行的老僧人,也请他帮着为施主们点灯祈福。
我不知道表妹在修身洞里静修了三天,心情到底平静了多少,内心又收获了几许,但是相信这三个特殊日夜将会成为她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9.jpg10.jpg
我们在翻越最高的那座山梁时,赶上了一行磕等身长头的人。这支队伍里全是女的,老的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了,小的也二十左右,她们正三步一俯身、艰难地匍匐在上山的冰雪路上。我急忙绕到前面拿出相机。当我把镜头对准她们的时候,看到飘落在她们头顶的雪花闪耀着圣洁的光芒,我一边调着焦距,一边按动快门,眼泪却忍不住涌上眼眶。每年转山都会碰到几拨磕长头的队伍,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冰雪中遇到的这样让我感动。

11.jpg

当然,感动的事情不只一件。在另一边的下山路上,我们遇到了从后面急急赶来的祖孙三人。小伙子背着他的孩子,他的父亲背着个水壶。孩子用厚厚的皮袄包裹着,连头都看不见,而且一动不动不动地,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他们走得很快,山道有些窄,我给他们让道的时候,听见小伙子的父亲对他说:“你累了吧?我来背一会儿。”小伙子说不累。他父亲又说:“你喝点水吧,我给你倒。”小伙子说他不渴。再没有多余的对话,他们依然迈着大步在风雪中埋头赶路。

每年,这条路道上背着孩子转山的人有很多,他们喘着粗气,迈着吃力细碎的脚步,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量,在艰难的跋涉中给还没涉世的孩子种下一份善因,结下一段善缘,试问人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崇高的爱?比这更美好的祝福? 12.jpg

一路艰辛,几个小时后终于来到扎雍仲尼姑寺,转山的路程就快结束了。这时风雪更加密集,远处的山峦早已消失,近处的树林朦胧一片,铺天盖地的雪花被寒风迎面吹来,罩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睛,大伙儿的睫毛上挂起了水晶,被雪水打湿的衣服已经冻得僵硬,铁甲一般裹在身上。

13.jpg

我们侧着身,侧着脸,在陡峭的山路上三步一滑地一路向下,因为风雪,这成了今天最难走的一段路程。但是,快到山脚的时候,我透过密密匝匝的飞雪隐约看见小西天尕咪总寺线条勾勒般的片片屋脊,感受到眼前的世界是这样清爽,这样洁净,心里陡然生出意犹未尽的感觉。 

15.jpg

      位于松潘县县城以北30公里处的小西天圣山脚下的小西天尕咪总寺是雍仲本教的东方圣地之一,在国内外有一定的影响。
转山是盛行于藏区的一种宗教活动,信徒们相信绕神山转可以洗清一生罪孽,可以在轮回中免遭堕入无间地狱,甚至脱离六道轮回得到解脱。
每年,前往小西天九鼎圣山转山的信徒络绎不绝,转山者自卡卡沟进沟上山,右上左下,绕雍仲岩一圈,从扎雍仲尼姑寺旁下山,再顺公路返回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