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仲本教法王(图文)

 

雍仲本教法王

       法王简介 

雍仲本教法王雍仲本教法王隆多丹贝尼 仁波切是现任的雍仲本教法王,雍仲本教发源于中亚的古象雄冈底斯山玛旁雍错湖一带。古象雄王子幸饶弥沃如来佛祖(释迦牟尼佛前世白幢天子之师)为了救度众生而慈悲传教了雍仲本教雍仲本教就是藏传佛教与一切佛教的总源头[5] 

雍仲本教在古象雄传统文化中居于最至高无上的位置,是西藏本土最古老的佛法,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佛法,更是一切佛法的总根源。

雍仲本教在藏地传承了一万八千 多年,从十八位象雄国王至吐蕃第一任国王聂赤赞布之间,全民信奉本教,因此有不少修行本教而成就虹化身的大成就者,历史上因修行本教而成就虹化身一辈辈从无间断过的大成就者就有二十四位,而其他有间断的虹化身大成就者,则更是无记其数。雍仲本教既是古象雄文化的核心,也是中国西藏民族传统文化和藏传佛教的源泉,是青藏高原的人们献给世界的瑰宝和值得藏族人民骄傲的宝贵精神财富。

雍仲本教法王隆多丹贝尼玛仁波切

法王隆多丹贝尼玛仁波切于1927年出生于西藏东部,二十五岁时候获得藏传佛教教育体制内的佛学博士学位,之后继续在藏族地区云游、学习和禅修。60年代,他受英国伦敦大学的人类学家斯内尔尔格劳夫的邀请前往英格兰,之后又受邀在挪威奥斯陆大学作雍仲本教历史研究和讲学。在他在奥斯陆讲学期间,传来了雍仲本教前任曼日堪布圆寂的消息。尼泊尔等地的雍仲本教寺庙组织举行选举活动,在已经被推选的候选人中,通过占卜推选出对雍仲本教今后发展有利,并能获得各寺庙方丈支持的新曼日堪布。1968315,隆多丹贝尼玛仁波切在挪威收到来自亚洲的电报,告诉他整个雍仲本教已经选择他为曼日寺第三十三代堪布的消息。 在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当选为雍仲本教法王之后,在尼泊尔重新建立了雍仲本教的主寺、学院、孤儿养育院等,训练了许多具有佛学博士的雍仲本教师资。同时中国地区的雍仲本教寺庙也逐步开始恢复发展。曼日法王还进一步在欧洲和美洲推动了雍仲本教大圆满教法的传播和教学。

法王略传:

古象雄佛法大藏经汉译工程在京启动 1927年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在西藏东部的安多地区四川省阿垻州松潘县山巴乡山巴村江东杨仓出生,8岁时在出生地区附近的喀 温塔桑寺出家。16岁时进入寺庙的经院学习,在学习了8年后获得了格西学位(佛学博士),并且精通藏医和传统天文学。此后不久,当他26岁时,旅行到西藏东部的嘉绒,在此印制了许多本波的甘珠尔经书,并因此获得了当地嘉绒金川土司的支持,之后他携带甘珠尔经书回到喀

雍仲本教曼日法王(右)和大宝法王温塔桑寺。50年代初他来到到西藏中部的雍仲林寺庙和曼日寺庙等做更深入的学习禅修。1953-1958年,在拉萨的晢蚌寺修行了5年。1959年,前往尼

泊尔和印度,和许多本波喇嘛一起到达了尼泊尔西北区域的一个很古老并且很重要的庙宇。因为西藏的许多关于本波训练和学习的经 典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都被毁掉遗失了,后来他又回到了桑林庙宇借书以便这些书能够在国内再版。在桑林寺庙时,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遇见了从伦敦大学来作研究的东方和非洲问题的人类学家-- --大卫·斯内尔尔格劳夫博士,并受斯内尔尔格劳夫博士邀请一起到达了英格兰。在那里他们讲授西藏的文化和宗教,并且也学习了西方的哲学文化。在此其期间他结实了英格兰班尼狄克教派西妥教团的基督教僧侣,并在旅行中和罗马教皇保罗二世相遇。1964年他回到印度,并在赞助者的帮助下创建了一所学校。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担任那个学校的校长并在那里教授藏语和天文历算。在此时间段里他将自己每个月300卢比的薪金送到生活在Manali的难民那里,为他们在购买食物,并且帮助喇嘛和尚在Manali创造了一个禅修沉思中心。后来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建立的学校被迁移到印度的南方, 人们就在此建立了第一个永久性的西藏社区。

1965年,洛朋丹增南达仁波切来到印度,与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一起在天主教会的帮助下在喜马嘉省购买了土地,创建了印度多兰吉寺院,成为藏族本波教喇嘛和家庭社区。

1966年,在挪威的奥斯陆大学参加关于西藏历史和宗教的讲学。196831

雍仲本教发祥地冈底斯神山5,隆多丹贝尼玛仁波切在挪威收到关于整个本波教选择他为本波教曼日寺第33代住持的电报。这一称号代表他成为本波教的精神领袖。(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本波教的教皇不在了,因此需要选举下一任的新教皇。然后整个选择程序是由桑吉丹增仁波切主持,先进行了14天的祈祷

。然后把各地各寺庙推荐出的候选人名单,共10位上师进行占卜。以发现其中哪位符合这一地位。各位候选人的名字都分别各自写在一张小条上,然后放进十个同样的小仪式球中,再放入一个圣瓶中。在持续二周的祷告仪式以后,由主持者摇动圣瓶。第一次摇出三个名字,接着放入这三个名字。再摇动,摇出两个名字。放入再摇动后,出现一个名字在坛城中央,然后被选者就产生了)。 

因此他回到了印度,并且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担负起了复兴本波教的责任。由于本波的文化在文革期间几乎被彻底破坏,他不得不领导

本波僧团重新开始,帮助他们建立新寺庙和学校, 并且帮助他们怎样在新环境下依旧保持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传统。许多喇嘛从西藏、尼泊尔、印度来向他求教,超过一年的时间他 认真地位这些僧众进行训练。

此后,他在多来吉寺庙建造了一个新的曼日寺院和本波学习中心。如今已经培养出30个格西学位的获得者。 他还在寺庙为本波家庭的孤儿成立了一个孤儿院--------- 即本波儿童福利中心。

今天生活在多来吉寺庙的400位僧人和100个孤儿。从印度和尼泊尔来的近250个本波儿童则可以在附近社区里

雍仲本教第二届联合会的上寄宿学校。多来吉成为了西藏的文化的一个繁荣的中心。如今有越来越多海内外专家学者陆续发表研究文献,阐述介绍古象雄文明和藏族文化的源泉雍仲本教”,古象雄文明就是以雍仲的传播为主线而发展起来的。由于古象雄文化有着悠久灿烂的历史、现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 国家也在大力扶持本教的发展,仅去年一年,民族出版社就出版了25部本教的经典文献。雍仲本教在曼日法王隆度丹贝尼玛仁波切的带领下,正在和谐健康地发展。

社会贡献

曼日法王每年都会前往美国、英国、德国、西班牙、俄罗斯等国家曼日法王同亲切大宝法王握手。隆多丹贝尼玛仁波切为雍中本教的佛法弘扬光大做出了卓越的贡献。